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七章 要不我也一枪崩了你?
    尘歌再次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假如是别人第一次杀人,肯定都会有些慌乱和害怕,可到了尘歌身上,虽然同为第一次,但是那感觉就和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蚂蚁差不多。

    所以我是有病的。尘歌心想。

    不仅仅是那所谓的“特定型反差应激表现”,还有许多别的症状。

    比如情感的淡漠。而心理医生之所以会认为自己在平时状况下正常,只不过是自己知道怎么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罢了。

    哎。

    所以我是一个天生的和尚?

    尘歌自嘲地笑了笑,紧接着余光就发现了已经站在门口的何木子。

    手里的枪握紧了,手指放在扳机的位置,随时准备朝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正牌”的何木子来上一枪。

    再听到枪响的时候,何木子其实还在洗澡。

    但由于事发突然,所以她也只好随意套了一件浴袍就跑了下来。

    此时,洗澡后的她身体上还在源源不断地冒着热气,因为害怕被打湿而盘起的头发沾了几颗隐隐若现的水珠——这或许是一个女人最动人的样子了。

    “他不是老陶?”

    何木子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疑惑,显然她也看出了些什么。

    此时“老陶”的样貌已经有些蜕变了,从原本熟悉的面孔慢慢朝一名不认识的男人转变,或许是在死亡后,某种能力正在慢慢消散。

    “你比我更熟悉原来的老陶是怎么样的吧。”尘歌调侃道,“但是你甚至都没有发现。”

    “刚才我领你回来后就上去洗澡了,根本没有注意他的不同。”何木子解释道,接着上前在“老陶”身旁蹲了下来,掏出手机对准已经现出原形的脸拍了一张照。

    “你这是?”尘歌看着何木子的动作,略微有些不解。

    “我在上传他的脸部信息,用来和异常事务司的能力者数据库做对比,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何木子说道。

    “有了,常东升,一名异级的能力者,能力是【易容】,也就是能够在一定时间内改变自己的容貌......隶属于如意会。”

    “那是什么?如意会?”尘歌对这个新词有些好奇。

    “桐市当地的一个非法组织,主要活动是贩卖违禁品。嗯,之前夏吉追查的就是如意会的人。”

    “那也就是说,你们这个所谓的异常事务司已经被敌人渗透到内部来了?就连基地都要被端了?”尘歌心不在焉地问道,让人看不出他的心理活动。

    何木子闻言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上面抽走了很大一部分力量,所以桐市的东南分部现在只有我、夏吉和老陶三个人。”

    “你也知道的,夏吉和我都在外面活动,老陶则是坐守在这里......你这是什么意思?”

    顺着何木子的视线,尘歌此时正靠在墙上,一只手随意地垂下,另一只手则握着手枪,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你是怀疑我?”何木子突然理解了他的所做所为,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

    “嗯。”尘歌点了点头。

    “除了那个叫做夏吉的炼金人偶外,这里已经没有熟悉你的人了,那么就没有人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无法确认你是不是个冒牌货,唔......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也是。”何木子苦涩地笑了笑。她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假如被打破了的话,是很难重新建立起来的。

    不过问题是,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假扮的啊!

    但自己这么讲,肯定说服不了眼前这个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人。

    明明看起来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但无论是在觉醒了能力还是握着枪杀了一个人后,他表现得都异常冷淡,就好像这些事情根本就无法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一样。

    这样的人,你说他下一秒直接就给自己来上一枪也不是不可能。

    果然

    “既然我没有办法确认你究竟是不是冒牌货的话,我可不可以直接一枪做掉你呢?省心又省力。”尘歌开口问道,语气就好像是在问我该吃哪块糖的小男孩一样,有的只是疑惑,而没有别的感情。

    何木子冷静了一下,因为她知道,假如不给对方一个理由的话,他真的很有可能杀掉自己的。

    所以自己这是带了个什么家伙回来啊!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就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再说,假如没有他的话,说不定自己现在已经死在“老陶”的手里了,甚至都没有机会被人拿枪指着。

    “我确实是本人,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所以你完全可以让我失去攻击你的能力,然后选择离开而不是直接杀了我......这既是为了我自己好,也是为了你好。”

    “这样一来,我能够活下来,而你,则不用冒着杀死异常事务司人员的风险,你知道的,对于我们这样官方特殊人员的死,上头查的很严。”

    何木子缓缓道来,毕竟她也是经过风雨的人,知道只有这样说才可能让自己从这名疯子手底下活下来。

    因为对于疯子来说,有关别人的生死或许没有办法打动他们,但是对于他们本身的生死,那就不一样了。

    她的话也确实起到了效果。

    虽然尘歌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家人朋友之类的玩意束缚,但是想想一直会有国家官方组织的人追杀你,还真是挺麻烦的。

    那么,就放过她?

    那问题是自己要怎么让她失去反抗能力呢?

    拿一块砖把她敲晕?

    嗯,这个办法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喂,你不要想动用你的能力哦,我的枪可能在你稍微动一下的时候就不小心走火了。”尘歌一边用枪指着这名炸弹美少女的头,一边来到了那块用来测试灵性水平的水晶球旁。

    嗯,就用它来代替板砖吧。

    “喂,你不会想用它敲晕我吧?”何木子看出了尘歌的意图,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说,被那玩意敲一下脑袋,会死人的好不好。”

    “你是无脑动漫看多了嘛?”

    被人吐槽后,尘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说实话,他对自己的手艺也没有把握。要是力道没掌控好,不说死,来个脑震荡那是肯定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