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十一章 用你的死来见证我的新生
    “砰砰砰!”

    厕所隔间的门板上传来的剧烈敲击声让美宝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喂,小婊子,我知道你在里面。”外头是艾米的声音,那个让她做了无数噩梦的声音。

    “你在里面呆这么久干嘛呢?是不是又在偷看谁给你写的情书?”

    外面的声音变得更大,艾米似乎从手拍门板变成了脚踹门板。

    门板剧烈的颤抖着,就好像下一秒就会被踹开

    ——恶魔也会进来。

    美宝的心脏狂跳,她已经想到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了。

    她突然下定了决心,虽然拿药的手依然颤抖,但她还是直接把药倒进了嘴里。

    于此同时,校外的一颗老槐树下。

    一名面目清秀的男生原本正无聊地数着过往车辆的数目。

    突然,他露出了微笑,转头看向美宝所在的方向。

    “终于决定献身了嘛。”

    男生的语气就好像是对很好的朋友一样。但很快,他就收回了目光,继续数着路上往来的车辆

    ——等会还得把“她”接回家呢。

    “嗯?喻言?你怎么在这?”

    刚到校门口的尘歌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

    “尘歌?”那名男生,也就是尘歌口中的喻言也同样认出了来人。

    假如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亲密无间的兄弟感情,那么尘歌和喻言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曾经在孤儿院的时候,两人就一直抱团取暖。

    对于这两位好朋友,孤儿院的人肯定都有着极深的印象。

    他们两个人虽然说关系极好,但是性子上却好像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其中的尘歌就像是那种先天情感缺失,虽然对谁都彬彬有礼,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什么情感波动。

    而其中的喻言则是恰恰相反,无论是对别人的喜悦还是悲伤,共情力极强的他都会感受到一样的情绪

    ——有一次尘歌打破了碗被惩罚的时候,他自己还笑嘻嘻地没说什么,反倒是喻言在边上急的都哭了。

    虽然后来两人离开孤儿院后就没怎么见面,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这种从小建立起来的友谊。

    男生之间的兄弟情义不像女孩子一样需要时不时地聚在一起才能保持

    哪怕多年未见,一个电话也能让兄弟放下手头的事为你赶过来

    ——在和女朋友或老婆约会的时候另算。

    “你在这上学?”喻言率先发问。

    “嗯,你呢?”尘歌走到喻言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许久未见的兄弟。

    这个从小就眉清目秀的家伙长大了以后看着还真是令人舒心啊,差一点都要比上自己了。

    “我没上学,现在在一家古董店打工呢。”喻言露出了他从小到大一直没变过的笑容,还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挠了挠头。

    “行,那我先去学校处理点东西,之后再来找你。”

    “啊......那我和你一起进去可以嘛?我也挺想参观一下学校的。”喻言一脸事实如此的表情。

    没办法,现在这个时候,“她”估计已经开始转化了。

    虽然“她”的目标是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和尘歌肯定没有什么关系,但说不定会被误伤。

    尘歌这家伙,虽然说从小就对什么格斗术之类的玩意比较感兴趣,但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人。

    假如真的被误伤了,那肯定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

    所以自己还是跟着点好,喻言如是想到。

    “也行。”尘歌点了点头。

    “嗯嗯,所以你是来学校干嘛的?现在这个点,第一节课都下课了吧?”

    虽然没有上高中,但是喻言还是有基本的常识的。

    “哦,我是来办退学手续的。”尘歌一脸不在意地说道。

    喻言:“......”

    ......

    女厕所。

    “喂,你在干嘛呢?”

    艾米一脸狐疑地看着眼前坐在马桶上的美宝问道。

    说实话,她有点古怪。

    假如放在以前,她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睛里都会是那种惊恐绝望的表情

    ——是自己最喜欢见到的表情。

    可是现在,她居然抬着头对自己笑?

    而且那种笑里,一点害怕和慌张也没有,反倒有一些......看傻子的意思?

    艾米心中的怒火迅速上涌,伸手就要朝美宝的头发抓去。

    抓住她的头发,然后赏她几个耳光,这是之前做过好多次的事情。

    可是这次,在艾米的手还在半空中的时候,美宝的手便牢牢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想干嘛?想要造反?”艾米歹毒地看向美宝,心中颇为不爽。

    不过下一秒,当她看到美宝那双原本美丽诱人的眸子逐渐转变为白色之后,她突然有些害怕起来。

    全白的眼睛,瞳孔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不过心里的害怕肯定不能表现出来,毕竟自己是谁?自己可是年级的大姐大艾米,从来只有别人怕自己的说法,哪有自己怕别人的。

    这种可笑的想法,立马就被美宝身上表现出来的异常给打败了。

    美宝的背部,生长出了几根墨绿色的触须,就好像是章鱼的触手一样,缓缓缠绕上了艾米的身体。

    同时,美宝的手猛地一用力。

    骨骼碎裂的声音在狭小的厕所隔间显得极为明显。

    艾米的手腕断了,那只手就那样无力的垂坠下来。

    强烈的痛苦袭来,让艾米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想要尖叫,但是嘴里却被那种滑腻腻的触手给填满了......她感到窒息,没办法呼救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宝身上的变异越来越多......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艾米已经死了。

    死因是那被扭断的脖子。

    她脸上的惊恐就像是复刻上去的一样,栩栩如生。

    美宝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在地上拖拽着,就像她曾经对自己做的那样。

    她开始迈步向班级走去。

    墨绿色的触手在美宝身后挥舞,她的眼睛里全是怪物般的眼白,不再有人类的瞳孔。

    痛苦和绝望也从她的脑海里被剥离。

    现在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了那些朴实的愿望

    ——把那些欺负她的人统统杀光。

    由于上课铃已经响了,廊道上空无一人。

    也就没有人注意到。

    这里迎来了一场新生。

    怪物在廊道上前进,被抓着头发拖拽的女孩,是它新生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