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十三章 恶报
    到这来。

    美宝能够感觉到有某种声音在召唤着自己。

    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是那个给了自己药剂的男生!

    美宝加快了步伐,开始顺着楼梯的方向往下走。

    于此同时,喻言也在顺着楼梯往上赶。

    一般在药剂作用后的一个小时内,需要对服用药剂的人进行契约固定,否则的话契约者会被附身物拉入某些异次元空间

    ——空间里面是对女性心怀不轨的触手又或者是一铁锤敲爆你脑袋的矮人,这可就说不准了。

    高三四班的教室在五楼,并不算高。

    所以很快,两人就碰面了。

    喻言笑着望向出现在楼梯转角处的美宝,伸出了右手。

    “感觉怎么样?”喻言像是在和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说话一样,语气温柔和善。

    “感觉……不是很好,但又是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次。”

    美宝说的话让她自己都感觉有些没头没脑……可这就是实话。

    “所以这是?”美宝说着把视线投向了从背部伸出的触手,然后皱着眉头转向了喻言:

    “你不知道女孩子对于这种滑腻腻的触手之类的东西有天然的抵触感嘛?”

    喻言:“……”

    不得不说,在解决了一直以来困扰自己的问题,也就是杀死那三名一直欺负自己的人后,美宝也终于变得活泼了一些。

    当然,也有可能是与附身物融合后产生的效果。

    总之,现在的美宝看起来再也不像是那个遭受长期霸凌的可怜女孩,而是一名活泼美丽的少女。

    “来,把手给我。”

    喻言说着朝美宝伸出了右手。

    在他的右手掌心,是一个类似于闭合状态的眼睛一样的印记。

    诡秘之眼。

    喻言是这么称呼它的。

    此时,那只诡秘之眼似乎从沉寂中睁了开来,而美宝,则是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吸引。

    “这是什么?”美宝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的能力,叫做‘恶报’。”

    对于即将成为自己契约者之一的美宝,喻言显然不打算隐瞒秘密。

    “错的不是你,而是这个世界。”

    “虽然这话有些中二,但却是对我能力最好的描述。”

    “既然错的是这个世界,那么我就从别的世界中,找到能够惩治此世界之恶的家伙,然后在你们之间建立联系,也就是契约。”

    喻言娓娓道来,美宝则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之前给我的药剂,就是让异世界的存在与我融合的引子是嘛?”

    美宝问道的同时,从背后伸出的触手围绕上了她的右手,但她却丝毫不觉得恶心,反倒觉得亲切。

    “对。不过这个引子有时间限制。在服用后的一小时内,需要在我这里确定契约的生效,进行一次永久的加固。”

    喻言说到,右手仍是悬在半空,等待着美宝的选择。

    “如果我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也就是不和你确定契约,我就会死是吗?”美宝眼神平静地看向喻言问道。

    喻言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屠龙者终将成龙。

    恶报之后,哪有随意逃离的道理。

    喻言不会去用言语干涉契约者的选择。

    因为只有他们发自内心的愿意走上这条路,契约才会稳固。

    否则的话,迟早会出事情。

    而且到时候,很大概率会是自己帮他们背锅。

    这种事情,他可不愿干。

    “我愿意。”

    手上传来的冰冷触感和美宝的声音一同传来,将喻言从走神拉了回来。

    在美宝下定决心签订契约的一瞬间,原本半睁半闭的诡秘之眼瞬间睁至完全,接着在她的手心也留下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印记。

    “好了。”喻言收回手,轻快地说道。

    现在自己的契约者又多了一名,意味着自己的实力又将提高不少。

    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令人愉悦呢?

    美宝同样收回手,看向掌心,那里是一个颜色稍浅的诡秘之眼印记。

    “这之后呢?”

    美宝抬头问道。

    现在自己成了一名杀人犯,一名怪物,所以书肯定是读不了了。

    至于家人之类的东西,对她来说更是不存在。

    一时之间,她居然生出了一种迷茫的感觉。

    “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我召唤你,你都会出现在我身边的。”

    “当然,你也可以哪都不去,选择跟在我身边……唔,就像这样。”

    喻言伸出另外一只手,手臂上是四个形态各异的刻痕。

    “他们都是我的契约者,你也可以化作刻痕……那感觉听他们说就好像是睡觉一样。”

    “好的,那就这样吧。我很累,需要休息。”

    说着美宝甚至打了个哈欠来证明自己的话。

    下一秒,美宝便从原来的位置上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喻言手上的一道刻痕

    ——小红花状的。

    虽然喻言对于契约者可以随意选择刻痕形状的设定很不满……但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大好人呢。

    不过这朵小红花看久了,别说,还真挺可爱。

    过了一会,喻言放下手臂,转身靠在墙壁上,对着后面咳嗽了一声。

    刚才尘歌一直在偷听自己讲话,他是知道的。

    之所以没有赶走他,其实是喻言的私心。

    这个世界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

    在平静的表层下,是汹涌的暗流。

    普通人往往会认为,只要自己不去接触,那么那些事情便和自己无关。

    可问题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比如奥特曼打怪兽的时候,要是一不小心踩扁了你,你找谁抱怨去?

    又或者说谁家的超凡者打起来了,一不小心把你家轰没了,你睡哪?

    所以欺骗自己不会遇上超凡事件,其实就和鸵鸟在遇到危险时把脑袋埋在土里没什么两样。

    只能骗骗自己罢了。

    至于为什么早不告诉晚不告诉,偏要在这个时候告诉尘歌有关世界上存在超凡力量的事,有两个原因。

    一是自己之前没碰上尘歌,现在又恰好碰上。

    二是自己之前被拉入了一个名为晋升者游戏的玩意,昨天才好不容易成功出局。

    对了,说道这个晋升者游戏,还真的是危险。

    拿到红桃K的自己,可以说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赢下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