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十七章 杀了他
    “在游戏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有和你说过不同的分类代表着不同的阵营?”

    “黑桃,对应宝剑,象征武力,暴力者阵营

    方块,对应钱币,象征财富,智谋者阵营

    梅花,对应权杖,象征权力,征服者阵营

    红桃,对应圣杯,象征神秘,窥秘者阵营”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对游戏参与者的能力简单的分类罢了,但是后来游戏结束后,我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么和你说吧,根据我自己所了解的,加上和其他人接触后了解的,我把世界上的能力者分为两类。”

    “一类是有‘源’的能力者,一类是无‘源’的能力者。”

    “两者之间的差别,是有‘源’的能力者能够不断地晋升,而无‘源’的能力者,在觉醒时能力是怎么样的,就只能怎么样了,没有办法晋升。”

    “而所谓的‘晋升者游戏’,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

    “只有游戏的存活者,才能够在游戏结束后获得‘源’。”

    “你获得什么花色,便能够在游戏结束后与什么‘源’签订契约。像我自己,拿到的是红桃牌,签订的就是象征着‘神秘’的‘诡秘之源’。”

    说道这里,喻言暂停了一下。

    尘歌若有所感地问道:“那游戏开始的时候,只有其余花色分了阵营,而两张小丑牌好像都没有对应的阵营,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一点,我其实也很好奇,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接触过拿到小丑牌,并且活着赢下游戏的人,所以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只要你活着赢下游戏,那么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所以你可千万别死啊。”喻言用开玩笑般的语气关心着自己的兄弟,而尘歌自然也能够感受的到。

    不过尘歌对这个游戏还有许多别的问题,例如杀死其余参与者后获得的积分有什么用,还有获得了“源”以后会发生些什么。

    对于尘歌的问题,喻言一个一个地回答,几乎是知无不言。

    “积分的话,可以用来兑换源质,也可以在游戏内兑换物品,这些物品在游戏结束了以后是可以保留的......至于游戏结束以后没有用完的积分,会统一结算为‘源质’,也就是用来提升能力的东西。”

    “无论是增强能力的强度,还是让自己的能力晋升为更高级的能力,都需要消耗源质。”

    “至于获得‘源’以后会发生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自从游戏结束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和游戏有关的事情。”

    “可以这么说,这个游戏或许就相当于一个筛选器,但是等到把我们筛选出来并且和对应的‘源’签订契约以后,就不再管我们了。”

    “你等会,我也有点口渴了,我去接杯水。”

    在喻言出去倒水的间隙里,尘歌好好消化了一下刚才获得的信息。

    等到喻言回来后,尘歌又问出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话题:

    “那源质应该怎么获得?除了游戏最后的积分结算以外。”

    毕竟听喻言的说法,这个源质似乎对以后的能力提升作用巨大,所以源质的获取一定会是游戏结束以后的重中之重。

    “......既然这玩意叫做‘源质’,那么肯定就是只有获得了‘源’的人才能用。”说到这里,喻言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尘歌,然后继续说道:

    “在阵营划分的时候,小丑牌都不计在其中的,所以我大胆猜测,游戏结束以后你们应该也没有办法获得‘源’。所以‘源质’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什么用处。”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反正现在距离游戏结束应该还早,所以等到你获得了积分以后,你可以看看自己能不能兑换‘源质’。”

    “假如不行的话,那我现在和你说游戏结束以后获得源质的方法也没有任何用处。”

    对于喻言的话,尘歌也觉得很有道理,也就不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问下去了。

    “等等。”尘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那游戏参与者之间,是怎么感知到对方的?”

    尘歌自己是因为具有小丑牌提供的“王之特性”才能够准确地知道其它玩家的能力信息和位置信息,那么其它的人,无法获得其他人的能力信息还可以接受,但假如没办法获得其它游戏参与者的位置信息......那岂不是一直打不起来?

    “你说这个啊,游戏开始的时候会自带一个雷达图,只要其它游戏参与者进入半径100米内,就能够显示其位置,以及花色信息。”

    “怎么了,你没有这个雷达图嘛?”喻言好奇地问道,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小丑牌拥有者会是怎么样的。

    毕竟小丑牌无论是在扑克里,还是在游戏里,都和其余的花色显得如此不同。

    对于喻言的问题,尘歌简单地陈述了一下小丑牌自带的特性。

    “我服了,那这么一来不就等于官方外挂嘛,还一次抹杀权......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偏爱啊。”喻言颇为不爽地吐槽到。

    不过旋即他又再次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好,假如自己那局游戏的小丑牌拥有者的抹杀权还在,那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够活到最后

    ——说实话,到游戏的后面,简直就和偷情一样刺激,指不定哪天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诶,你怎么了?”喻言抬起头,看到坐在对面的尘歌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那我似乎被另外一名游戏参与者发现了。”尘歌说道。

    尘歌指的是刚才自己在离开学校的时候,遇到的那位游戏参与者。

    那时候自己就在他的半径100米内,自己都能够注意到他,那他肯定也注意到了自己。

    这么一来,自己的身份似乎已经暴露了啊。

    假如他把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那么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

    “哎,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坐在对面的喻言收起了那副从容淡的样子,一脸严肃地看向尘歌,说道:

    “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