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十八章 让我来测测你的深浅
    “杀了他。”

    在喻言说出这句话后,尘歌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让好不容易变得有些严肃的喻言重新败下阵来。

    “喂,你笑什么嘛。”喻言不满地撇了撇嘴,感觉自己似乎受到了冒犯。

    “没什么,就是感觉你不像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无论是从你的能力,还是我对你的了解看来,你虽然会杀人,但应该是只杀恶人的那种吧。”

    尘歌看着眼前的好友,继续说道:

    “所以在你那么干脆地说出‘杀了他’这三个字以后,我才会觉得有些好笑。”

    喻言端起手旁的水杯,握在手里,但是眼睛却还是直直地看向尘歌:

    “话是这么说,但这仅限于大体的方向......在游戏里的时候,别人的生死关系到你的生死,这时候谁要是再当那种烂好人,准是第一个死的。”

    “虽然我憎恨身上背负罪恶的人,但是为了能够更长久地惩治恶人,在道德方面有一点点让步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那种所谓的‘要不要为了惩罚坏人而变成坏人’的选择在我这里是不存在的......嗯,大体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喻言说完后,才端起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尘歌的发言。

    “别这么看我,我和你应该是差不多的。”

    “既然下定决心要先除掉这个人......对了,我还没和你说呢,他就是刚才在学校的时候赶来的异常事务司人员里的那个男的。”

    尘歌说到一半还伸了个懒腰,丝毫没有正在谈论重要事情的紧迫感。

    “那么接下来,我需要了解一下异常事务司的有关情报。”

    对于异常事务司,喻言倒是经常打交道,因此对于他们了解的还算多。

    “桐市的异常事务司共有三个分部,东南分部、西北分部,还有一个中央分部。”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呈对角线分布,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三个分部的总人数合起来估计不超过10人......这里指的是能力者。”

    “之所以人数这么少,似乎是因为外面发生了某些事,然后其中一大部分力量都被调离了桐市。”

    “现在是他们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也方便了你下手。”

    “今天赶来的人应该是西北分部的人,我听说东南分部似乎出了点问题。”喻言说道。

    东南分部,就是何木子所在的那个分部吧。

    尘歌想到,脑海里又回想起那名有着御姐音的娇小萝莉的身影

    ——假如那时候真的是她本人,那自己似乎错过了结识她的好机会。

    还有,为什么异常事务司发生的事情喻言也清楚啊?

    这个机构到底是被渗透到什么程度了啊?

    回过神来,尘歌又询问了一些西北分部的具体位置之类的周边信息,然后在脑子里构建了一副概念地图。

    等到一切信息都确认完毕以后,尘歌已经对自己的第一次“游戏”有些跃跃欲试了。

    “你也别太兴奋......说到底,我现在连你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喻言原本想要用这些话来给尘歌浇一盆冷水,但似乎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

    “这样吧,我们先不使用能力来过过手,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你别直接摆姿势啊,要打也是去外面打啊......”

    喻言家别墅的花园。

    这里空间很大,而且周围都是护栏,最近的一家人住在两公里以外,所以两人的战斗不会有任何人看到。

    “我的实战能力可是堪比顶级格斗家的,虽然我会收着点力,但是你也不能太弱哦。”

    喻言看着站在对面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尘歌,笑嘻嘻地说道。

    他的话可一点都没有假。

    在游戏内的时候,借着积分兑换的身体强化药剂,他目前的身体条件已经可以媲美最顶级的拳击手。

    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反应,都足够得强。

    有几次无聊的时候,喻言还参加过如意会办的地下拳击比赛......虽然奖金他根本看不上,但是把那群鼻孔朝天的家伙打得亲妈都不认识的感觉还是很赞的。

    所以对于尘歌,喻言甚至只打算使出三分的力。

    在他看来,尘歌虽然觉醒了能力,但是在实战方面,肯定还远远不够。

    ......假如不是自己之后有紧急的事要处理,自己还真想好好帮他训练训练。

    “你别走神啊。”

    尘歌的话音传来,让喻言猛地回过神来,但是当他看向前方的时候,原本站在原地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尘歌居然已经消失了!

    “在这呢。”尘歌在喻言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似的说了一句:

    “要是真打起来你还走神,死上几遍都不够的。”

    ......

    喻言尴尬地看着尘歌走回原来的位置,挠了挠头说道:“我不就是走个神,现在开始来真的了啊。”

    虽然嘴上逞强,但是喻言还是有些震惊

    ——能够在自己走神的一瞬间来到自己的身后而且不被发现,真的有人在没有强化过身体的时候做到这种程度?

    不行,不能走神了。

    喻言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尘歌,下盘发力,让自己整个身形更稳一些,这样子等会尘歌发动进攻的时候,就能够有百般种应对方式。

    站在喻言对面的尘歌。

    看喻言那个紧张的样子,尘歌知道自己刚才那一下肯定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作为一名能够在黑市上购买到枪支,能够毫无心理压力地射杀一人的尘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实事求是地说,哪怕在他觉醒能力之前,他的战斗能力也可以说是爆表

    ——特别是力量和速度上,简直就是非人类。

    这件事是在十一岁的尘歌想要握住装满牛奶的杯子时发现的。

    原本正常的杯子被他那么轻轻一握就碎了。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力量和速度越来越夸张......所以他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学会如何控制它们,这才让他能够正常的生活。

    可是现在,自己进入到了世界的侧面。

    在这里,力量才是决定一切的东西。

    所以他完全不必再隐藏自己的力量。

    就像不必再装作一名有着正常感情的人类一样。

    “我来了。”尘歌低声说道。

    下一秒,人影消失,地面上的石砖纹路四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