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中文网 > 拿到小丑牌的我没想灭世 > 第二十九章 源榜·始皇帝
    “所以源质的获取,和这个所谓的扭曲深渊有关?”

    尘歌打断了喻言那种神神叨叨的状态,单刀直入,直插主题。

    “诶,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难道扭曲深渊这个名字还不够吸引你嘛?”喻言一脸不爽的表情,但也只好加快了速度。

    “扭曲深渊应该算是一种异世界......就类似于游戏里的副本,这么说应该比较好理解吧。”

    “至于扭曲深渊的来历,据说是因为一些人类强者太强,导致了世界扭曲才产生的。”

    “现存的扭曲深渊共有18个,比较均匀地分布在世界各地。其中我们诸夏联邦共有6个,西美联盟、极北之境和失落南境各有4个。”

    “除了这些现存的,已经很久没有新的扭曲深渊出现过了。”

    这些秘闻,说实话尘歌还真没怎么听说过。

    假如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游戏,自己或许还只是一名生活在世界宁静面的普通人。

    也不对,虽然说之前能力没有觉醒,但是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异常的。

    比如那夸张的力量、超出常人的速度……

    不过和这些秘闻比起来,自己那点异常也就不足挂齿了。

    不过,尘歌还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晋升者游戏特意将不同的能力者分为不同阵营,赋予不同特性的源,那么对应的源质一定也不同。

    难道所有扭曲深渊的源质都是一样的?是那种无属性,所以任何特性的源都能够用的?

    尘歌把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你想多了。”

    喻言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见到喻言这个反应,尘歌便知道肯定还有什么隐情,不过他也没急忙忙地问,要是喻言想说,那肯定会说的。

    “这些扭曲深渊,并不是像游戏里那种深渊一样,里面全都是失了智的怪物……当然,这样的深渊也有,但更多的却是一个个完整的世界。”

    “而我们,想要在扭曲深渊里获得对应特性的源质,就需要去做符合特性的事。”

    “比如我,诡秘特性之源,就需要去这些世界里找具有诡秘特性的玩意,这是算好的。”

    “但你想啊,那些具有征服特性之源的家伙,岂不是要去征服什么统领、领主……甚至是皇帝?”

    “这也是为什么征服者阵营的家伙们大多弱的离谱,毕竟没几个人能干的过异世界的征服者们。”

    说道这里,喻言突然摆正了身体。

    “但是你要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大部分。其中还有极少一部分,强的不行……那是真的强的不行,就像是源榜上的榜首,始皇帝。”

    “接下来像什么暴力特性之源,顾名思义,其实就是进深渊去杀人去的。而智谋特性之源,则是去寻找智慧……”

    “至于你们这种拥有独特特性之源的家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也是根据特性来的吧。”

    说了这么多,喻言也有些口干舌燥,直接猛吸了几大口可乐润润嗓子。

    至于尘歌,则在很努力地消化着喻言的话。

    上面所有的说法合在一起,其实就是指向一个词。

    特性。

    只要在扭曲深渊之中做符合特性的事,就能够获得对应的源质。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自己选择的特性是“创造”。

    所以什么样的行为算是“创造”呢?

    尘歌低头看了一眼右手上的『奇迹』。

    所以奇迹算是创造嘛?

    这种问题,还是得需要到时候去实践一下才能知道吧。

    至于现在,尘歌更感兴趣的是喻言口中的那个“源榜”。

    “你所说的那个源榜,是不类似于一个实力排行榜的玩意?”尘歌问道。

    “差不多。”喻言点了点头,“只有参与过晋升者游戏,活下来,拥有自己的特性之源的人才有上榜的机会。”

    “至于无源的能力者,呃,和我们是两种生物。”

    “榜单上共有100个席位,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强的一百个能力者吧。”

    “刚才所说的始皇帝就是其中的榜首……我不知道他的这个名号究竟是自己起的,还是

    ——我们诸夏历史上的那个始皇帝。

    毕竟他从来没有露过脸,也没有人见过他。”

    喻言神色向往地说道。

    “除了他以外,榜上还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家伙,比如什么大巫师梅林、诸葛武侯……分别隶属于诡秘和智谋者阵营。”

    “这些人……不会真的是历史传说中的那些人吧?”

    假如真的是的话,那尘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又要颠覆了。

    特别是那位始皇帝……距离现在都已经过去五千多年了吧。

    对于尘歌大惊小怪的反应,喻言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拜托,你都已经是能力者了,古怪的事情不是见得多了?那么人家活个几千年很奇怪嘛?”

    不过喻言显然也不想把话说这么死,因此又补充道:

    “其实也不一定是本人,这些只是其他人的猜测罢了。毕竟源榜上面的名号是可以自己取得。”

    “比如我,我给自己取的名号,就是【代行者】。”

    “行恶而未遭天谴者,我代行索命之事。”

    “怎么样,是不是很酷?”

    尘歌点了点头。

    “是挺酷的。”

    但旋即,尘歌意识到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

    喻言也在源榜上!?

    不是吧!

    这家伙这么强!?

    尘歌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这个坐在自己面前大口喝着可乐的家伙。

    这玩意,就是全世界前一百名的强者?

    “喂喂喂,你也别这么看我。”

    喻言终于在尘歌面前装了一个逼,此时心中爽的不行。

    但即便是如此,嘴上还是谦虚地说道:“也就是个榜尾而已,正好一百名,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人物。”

    绿茶。妥妥的绿茶。

    尘歌心中唾弃道。

    不过确实,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清楚喻言的真正实力。

    之前和喻言仅有的比较也是在不涉及能力的条件下,而且也不排除喻言是在谦让自己。

    这么看来。

    自己和这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好兄弟之间差的还有些远啊。

    就在尘歌还打算问些什么的时候,喻言突然皱了一下眉。

    “不是吧,这小地方还有人敢惹我的啊。”

    “怎么了?”尘歌问道。

    “记得上次那个契约者嘛,叫做美宝的那个小姑娘。她好像碰上了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