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的自卑, 源于没有尊严的教育

  • 时间:
  • 浏览:30

  

  -01-

  “谋杀”从未停止

  不久前,一个 16 岁的男孩跳楼自杀。

  事实上,是“他杀”。“凶手”一步步把他逼向死亡。

  

  第一次。事发前几天的开学典礼上,男孩被训导主任在一千多人面前用纸笔打头。理由是:他所在的区域有人讲话。

  第二次。高中二年级晨会,男孩再次被训导主任当众批评,理由是因为:他在笑。

  第三次。晨会结束,男孩被训导主任叫到办公室前罚站,整整三個小時。

  罚站一上午后,男孩自杀。

  自杀前,妈妈接到了儿子告别电话:我希望你们能生个二胎替我尽孝。

  父母拼命赶到学校,男孩已从教学楼跳下,再没有醒来。

  父亲说,儿子的表情向来如此,并不是针对谁,也不是不遵守纪律。

  这样的“谋杀”从未停止过。

  

  

  补课后跳楼自杀的 13 岁女孩在最后的信里写,“爸、妈,再见了。女儿不孝,要您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班主任有体罚学生行为,从不尊重学生,“扯耳朵,打耳光,除了讲还是讲,卷子丢成家庭作业,做到 12 点……”

  不要说这是个例,青少年自杀率之高,心理问题之多,让人痛心。重视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已刻不容缓。更不要甩锅给制度和他人,我们都知道没有用。

  这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教育理念的问题。

  虽然我们大部分人没有受到过严重的精神或身体暴力伤害。但在成长过程中,被老师或父母践踏尊严,不被尊重的经历深深印刻在很多人内心里,影响颠覆一生。

  你怎么这都不会做?你以后还能干什么?

  冷眼,怀疑,嘲讽,批评……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和老师这个教育者的角色太过重要,是他的整个世界。

  因为他毫不怀疑天真地相信,这些人是教他知识,给予他爱和力量去面对未来的人。

  因为相信,所以你所认为的一点“微小”伤害,就足以摧毁他的一生。而不是因为他们太脆弱。

  先不提现代教育改革这个遥远的梦想,一些人在教育里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做到。即:对一个孩子生而为人的尊重。

  没有什么,可以成为你剥夺一个孩子尊严,用精神暴力扼杀一个生命的理由。

  -02-

  源于没有尊严的教育

  我们这一代人普遍有强烈的自卑情结。这根源于无法接纳全部真实的自己。

  就像《心灵捕手》里的威尔。

  直到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蓝波在公布栏上写下一道无人能解的数学题,威尔在打扫时却轻易解开了,他决定拯救这个天才。

  

  威尔像往常一样愤怒的推开他。

  肖恩又说了一遍:孩子,那都不是你的错。

  

  威尔抱着肖恩失声痛哭。

  那一刻,那个骄傲不羁的灵魂,突然有了一个出口。他开始接纳肖恩建议,重新踏上学习之路。

  因为他第一次感受到:我值得存在。

  “我不被爱,不是我的错,是别人错了。”

  多年来,威尔一直在用童年父亲对他的虐待惩罚自己,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不值得被爱而自暴自弃。

  当你没有达到大人的要求时,他们很可能否定你身为一个人的全部价值 ——“ 你怎么这么没用”,由此背负自卑的阴影。

  中国孩子的自卑,源于没有尊严的教育。

  一点事情做的不好,就会被说你连这都做不好,以后还能干什么。

  对某个东西产生了强烈兴趣,就会被说你成绩这么差,干别的也一样。

  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没有人相信你,因为有些孩子就是会说谎。

  只有做到大人的要求,只有成为一个听话的孩子,你才有可能被爱。

  这样没有尊严的教育,只会生产更多的“心理患者”。

  所以罗杰斯说:对待孩子,一定要做到“无条件积极关注”。

  无论一个孩子的行为和想法是符合你的标准,你都可以让他展露真实的自己,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而不担心会被嘲笑、指责和抛弃。

  他会知道:

  不管我是什么样子,都会有人爱。他才不会穿上防御的盔甲,一生只为满足他人而活。

  -03-

  “如果你那么喜欢比赛,

  干脆养赛马,何必生孩子?”

  对于绝大多数孩子,不幸福不成功的根源是缺乏尊重的成长环境。

  电影《地球上的星星》里 8 岁的男孩伊夏,验证了这个观点。

  他是所有“问题儿童”的代表。

  他总是漫无边际地神游,对所有人的话充耳不闻,无法控制地破坏集体纪律。

  

  所有人都暴怒:“不挥掌我们还能怎么样,为什么所有的祸都是他闯的,为什么?!”

  

  伊夏父母都是优秀的社会精英,他们认为读不好书是缺乏严厉管教所致。于是伊桑被送到了寄宿学校 —— 一所“最难驯服的野马也会服帖”的学校。

  

  他的幻想异化为无数令人恶心和恐惧的蜘蛛,侵袭他的现实世界。

  

  伊夏只有启动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屏蔽自己敏锐的感受力和表现力,以切断跟幻想世界的联系。

  伊夏的精神已近崩溃。他再也不能画画了。

  幸运的是,新来的美术老师拉姆对伊夏进行了家访。他发现伊夏并非顽劣,是和自己小时候一样有读写障碍。他觉察到伊夏的心理状态已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他找到一种非传统的“放置型”沟通方式。

  单词默不出?没关系。不着急,慢慢想。

  数学题老出错?没关系,让老师帮你找找出错的规律。

  上课发呆?没关系,给你时间尽情想象。

  他不强迫伊夏画画,却领着他在自然界中自由取材。心灵手巧的伊夏做出了能在池塘移动的螺旋桨小船,赢得同学们的掌声,开始重新喜欢上画画。

  为了让伊夏获得最重要的社会支持,他在家访时痛批伊夏的爸爸,让固执的父亲明白什么是读写障碍。

  

  美术大赛,伊夏的作品获了第一名。

  他的画中重新看到缤纷斑斓的色彩。他喜欢幻想的所有元素:天空、星辰、山川、树、水生物……

  

  当顶着帅帅的莫西干头的伊夏奔向拉姆,他的脸上泛着从未有过的喜悦与自信的光芒。

  

  为什么很多被定义为 “不可救药”的孩子,短时间内会变成完全不同的自信开朗的人?

  所谓的叛逆并不是 “非理性”的,是他的防御面具,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一个人的内心本就有自信的种子,只不过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和支持。

  这也是很多有天赋的人,最终因心理障碍陨落的原因。

  他们忘却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原本纯净、鲜活、有无限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灵魂,而不是一个该被功利化、工具化只会ABCD打勾的流水线机器。

  所以,拉姆反驳伊夏的父母:“如果你那么喜欢比赛,你干脆养赛马,何必生孩子?”

  作为一个老师,他相信,这个孩子就算不是有些大人心中的“好孩子”,也一定有他自己的价值。

  

  -04-

  高于一切

  北师大学教授石中英说,“不管引发自杀者采取自杀行为的具体社会事件是什么,也不管自杀者属于哪种人格类型,真正直接引发自杀者在某一时刻下定决心结束自己生命的,是人生意义的匮乏感。”即:没有了生而为人的价值。

  太多人没有意识到,心理健康在一个孩子的一生成长中的重要性,高于一切。

  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教育者——老师、家长、学校各方面的确面临很多压力和焦虑。

  她在假期家访所有家庭困难的学生。

  她鼓励没考好的同学,告诉学生家长,“这次比较难,大家都没考好。”